工具
当前位置:主页 > 工具 >
出售YY后欢聚首次全年盈利李学凌称海外市场还有很大空间
发布日期:2022-05-14 05:36   来源:未知   阅读:

  3月16日,欢聚集团(发布全年财报,营收26.19亿美元,同比增长36.5%。全年调整后净盈利1.09亿美元,这也是2020年出售国内直播业务YY之后,欢聚集团首次实现全年盈利。

  目前欢聚集团主营业务是海外产品。其直播产品Bigo Live与字节跳动的Tik Tok并称为国内娱乐社交产品出海两强,2019年以来,两个品牌连续三年同时进入Sensor Tower榜单的前十名。据App Annie在2021年12月公布的中国非游戏厂商以及应用出海排行榜显示,欢聚集团居收入榜第2位,仅位于字节跳动。

  Bigo Live在欧美、中东、东南亚市场受到欢迎。除直播产品外,欢聚集团还有短视频产品Likee、社交产品imo以及游戏社交平台Hago。

  欢聚集团海外产品主要归属在BIGO公司旗下,BIGO成立已经有6年时间,此前处于亏损状态,在欧洲、美洲、中东及亚太等超过150个国家积累了2.8亿月活用户。经济观察网记者查阅欢聚集团2021年一季度至四季度财报电线年,欢聚集团减少了对亏损较多的短视频业务广告投放,提高了直播付费用户收入,增加了直播之外其他收入,从而做到了全年盈利。

  当时,欢聚集团刚刚完成内部调整。去年2月,欢聚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 CEO 李学凌接管公司主要业务。李学凌是YY的创始人,也是国内第一批把直播平台做上市的人。做海外业务相当于李学凌的二次创业。

  对于今年减少广告投放的原因,李学凌解释说,Likee这样的业务,靠推广拉动抢占市场的时代已经结束了,所以减少了Likee的广告投入。

  之后欢聚集团调整投放策略,把广告投放的资源转移到产品的研发、迭代、内容生态以及活动运营中,并在此后几个季度持续做这件事。

  从全年成绩看,Likee用户规模受到影响,四季度月活用户数同比下降了44%,但亏损率降低,其全年直播收入同比增长了将近100%,同比亏损收窄了67%。

  Likee在海外的直接竞品是TikTok,但与Tik Tok仍有较大差距。2021年,欢聚集团对Likee的定位也进行了调整。

  Tik Tok的模式与抖音类似,走公域平台流量分发模式,Likee则侧重私域流量,鼓励网络名人,网红,或者其他任何有流量的组织,比如包括游戏工会在内的各种组织,在Likee平台上建立起自己的私域流量管理能力。

  Likee平台提供变现工具,包括电商以及虚拟打赏等,以及订阅工具。李学凌称,这些方法让Likee在投放策略上避免了跟竞争对手的直接竞争,并且创建了一些新的经营模式,使其的亏损大幅收窄,收入规模上升。2021年,Likee提升变现效率,全年营收获得97.8%的增长。

  作为做直播公司出身的人,李学凌做出海业务最成功的也是直播,即Bigo Live。2021年Bigo Live所在的BIGO公司全年营收23.24亿美元,占集团总营收的89%。

  2021年BIGO公司付费用户收入提升,平均每个用户收入为320.2美元,2020年同期为285.9美元。Bigo Live 2021年全年营收增长31.3%。其中欧洲地区营收同比增长42.2%,付费用户同比增长14.7%;东南亚及其他新兴市场营收同比增长16.6%,付费用户同比增长24.4%。

  去年12月至今年1月,Bigo Live在欧洲、中东等多地举办直播派对、音乐会等线月也尝试了类似做法,在马来西亚上线了Bigo Live夜市功能,直播间的平均访问量达到了15~20万次。去年8月底,在印尼,马来西亚和泰国,上线了Bigo Marketplace(电商)功能,也上线了游戏业务。

  目前Bigo Marketplace电商功能还处于测试早期,还没有收取商家的佣金。

  欢聚集团非直播变现业务主要来源于广告和会员订阅收入。2021年非直播收入全年增长了39%,占比5.4%,不过广告市场在国外面临Facebook与Google的压力,“如果要把广告收入作为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的话,是有非常大的挑战的。”李学凌说,如果想做成一个独立的海外广告平台,在销售团队方面的投入需要非常大,这将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

  欢聚集团财务总经理Alex Liu介绍,欢聚集团营收增长主要由发达国家和东南亚地区驱动,目前发达国家、中东、东南亚等区域的营收贡献都比较平均。从运营情况看,以欧美、东太平洋为主的发达国家和中东地区用户有较好的付费能力和付费习惯,他看好发达国家和中东市场的潜力。

  在国内,所有有获客渠道的公司基本都在做直播,所以较难买到直播用户或者直播流量。但在国外,直播业务仍有非常大的公共流量规模,只要能够利用好这个规模,做好自己的用户留存和用户体验,就可以有比较稳定的持续获客通道。

  不过,海外市场风险也不小。2020 年 6 月,印度政府宣布封禁 59 款中国应用,字节跳动的 TikTok 以及欢聚集团的 Bigo Live 和Likee均在列。

  目前欢聚集团正在更多国家和城市运营,以降低对单一市场的依赖度。他们在每个国家和地区都聘用更多的本地员工,通过本地员工的工作,把本土化的业务按照本土化的需求做起来,其全球员工数有几千人。

  2021年,欢聚集团在欧洲、东太平洋地区、中东地区,还有新兴国家地区的收入获得较快增长,“我们对单一地区的依赖度已经大大降低了”,李学凌称,未来会根据国际形势的发展,灵活机动地调整用户方面的投入和运营策略,努力把地缘政治的风险降到最低。

  2021年实现扭亏为盈,李学凌说,这意味着他会有更多的时间和空间去思考,可以用更长远的眼光来发展和规划业务。在全球社交和娱乐市场,他认为还有非常大的市场空间。

  关注并报道TMT(科技、传媒、通信)领域重大事件,擅长行业分析、深度报道。